菜單導航

名都安定器(怎麽鑒定是不是名都安定器

定窯白瓷的馳名始于北宋名都安定器,而定窯白瓷的燒造則始于唐代。定窯窯址位于河北曲陽澗磁村,唐代的定窯白瓷具有與邢窯白瓷相似的特征,器形有碗、盤、托盤、注壺、盆、叁足爐和玩具等。造型與五代時期的作品相比,器沿均具有厚唇,豐肩,平底,底加圓餅狀實足,有的爲玉璧底。唐代定窯白瓷大多與當時邢窯白瓷相似,胎骨斷面較細,胎色潔白,另有一類胎骨比較厚實,斷面比較粗,但燒結較好。施釉一般用蘸釉法,器外壁的腹下至底部都不施釉。釉的質地隨器物的不同而異。施在胎體較厚重器物上的釉比較粗,釉面凝厚,釉色一般是白裏泛青,釉水凝聚處多呈青綠色,釉面有開片。胎質細膩者,胎色潔白,則施白釉,釉質很細,表面釉光瑩潤。胎色發黃者,爲取得潔白的效果,在胎體上先施一層潔白的化妝土,再罩以透明的玻璃釉,這種方法與邢窯白瓷相同。

  時至北宋,定窯瓷器脫穎而出,雖仍以燒造白瓷爲主,但另兼燒黑釉、綠釉、醬釉及白釉剔花器。刻花裝飾方法被大量采用,按工藝細分,可列爲刻花、劃花和印花叁種。北宋定窯的刻、劃花技法與當時的其它窯口瓷器頗爲不同,給人一種很“硬”的感覺,這種感覺只可意會,不可言傳,但可以打一個比方來形容,如用鋼刀在松軟的木料上刻花,受刀處周圍的木料表面會隨著刀具的刻壓而下陷,此謂之“軟”,而在堅硬的紅木上刻花,受刀處周圍的木料表面則不會下陷,使刻紋輪廓更爲鮮明,此謂之“硬”。

  刻劃花的裝飾手法流行于北宋,至金代則出現了印花的技法,定窯印花裝飾看不出由簡到繁,由低級向高級的發展過程,有可能受定州缂絲的影響,制瓷匠師采用缂絲紋樣粉本刻模,因此一開始就顯得比較成熟。從釉色來看,金代定窯的釉色與北宋時有所不同,不如北宋時滋潤,而帶有粉質感,亦顯得較爲稀薄,突出于器表的紋飾微露白色。

  占定瓷大宗的北宋定窯白瓷,具有以下的特征:

  1、淚痕

  淚痕是指器表的流釉現象,定瓷流釉往往呈條狀,宛如垂淚,故稱淚痕。淚痕現象僅見于北宋定窯器,唐至五代定瓷並無此特征。唐代定瓷釉薄而潔白,胎釉結合十分緊密,無流釉現象;北宋則凝厚而泛黃,釉內氣泡大而多,釉層在燒結過程中隨器垂挂流淌,形成淚痕。北宋早期,定窯采用正燒,流釉方向自口至底,北宋中期以後,定窯創造了覆燒的技法,流釉方向自底向口,但也有一些特殊情況,筆者曾見過一些定窯白瓷,淚痕方向爲橫向,十分奇怪,形成原因尚待研究。

  2、竹絲刷痕

  在定窯碗、盤類器物的外壁,經常可看見細密如竹絲的劃痕,這些劃痕是器物初步成型後旋坯加工時留下的,當然在其它窯口的器物外壁也可見到旋坯痕,但不如定窯的纖細密集,此爲鑒定定窯器物的一個特征。

  3、底足

  定窯器物的底足類型不多,主要分爲平底與圈足兩大類,而其圈足具有與其它窯口器物圈足明顯不同的特點,這些特點體現在北宋中期以後覆燒成型的定窯器上,由于覆燒的發明,器物圈足得以裹釉,而將露胎處移至器上,然而裹上釉層的器足在外觀上的表現並不那麽完美,足面(圈足與地面接觸部分)總是顯得不夠平整,有些地方釉厚,有些地方釉薄,以手撫之,明顯地感到凹凸不平,筆者所目見的北宋定窯圈足器無一例外。這種現象十分奇怪,但在鑒定中卻非常有效,凡北宋定窯圈足器(采用覆燒法,圈足上釉者)均有此特征,此爲鑒定之關鍵。

  另外,定窯圈足器之圈足有大小兩種類型,大圈足器之足底往往可見竹絲刷痕,刷痕呈同心圓,而小圈足器則無這種現象,但無論大小圈足,足均極淺,足牆均窄,小圈足器挖足不過肩,幾乎無鈎手。

  4、變形

  定窯器物,尤其是碗類器物,大都有些變形,若是完整器,將器物倒扣于桌面,便很容易發現這一特點。

  就目前在市場上所見到的仿定白瓷而言,淚痕現象已可做到,竹絲刷痕亦不難實現,至于器物的變形非人力而可強爲,而取決于燒造時的火候、窯位、氣氛等等因素,若以人力做作,不免留下故意造作的,不自然的痕迹。現在只有一點還難以企及,就是足面的不平現象,這種現象的形成完全出于自然,且在目前尚未引起仿造者足夠的重視,仍可作爲鑒定的一個標准。

祝你好運

看書只能學到片面的東西,還得去看實物才能學到真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