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單導航

紅樓夢作者爭議(紅樓夢作者爭議的史料)

關于《紅樓夢》的作者是否爲曹雪芹,至今爭議不斷。如果根據現在的紅學研究,還認爲《紅樓夢》的作者是江甯織造曹寅的孫子曹雪芹,那就荒唐可笑了,爲什麽這麽說呢紅樓夢作者爭議?因爲在曹寅的家譜中,根本找不到曹雪芹或曹沾這個人,能證明曹雪芹是曹寅後代的證據卻寥寥無幾,紅學界到現在連曹雪芹的親生父親都搞不清楚,傳統紅學家硬說曹雪芹是曹寅的後代,那可笑就不足爲奇了。

紅樓夢作者爭議(紅樓夢作者爭議的史料)

近年來,撫順市社科院院長、研究員傅波和撫順市地方史研究會常務理事鍾長山曆經6年研究,抛出了一個驚人的觀點:《紅樓夢》的真正(原創)作者叫吳梅村,曹雪芹只是《紅樓夢》前80回的重要增刪、編修者。  傅波和鍾長山認爲,《紅樓夢》中,“悼紅軒”、“怡紅院”、“紅樓夢”等一些名詞不是憑空而來。只有清初的明朝遺老才能寫得出來,事實上明朝遺老在清初也寫過大量的反清複明詩詞文章。曹雪芹身處文綱森嚴的雍乾王朝,不會有如此氣魄。通過仔細研究《紅樓夢》發現,較早版本的《紅樓夢》中記載:“吳玉峰題曰《紅樓夢》;東魯孔梅溪則題曰《風月寶鑒》。”“《風月寶鑒》一書,乃其弟棠村序也”,把上述幾個人名進行了一番組合,結果出現了“吳梅村”3個字。更爲重要的是,相對于曹雪芹難以維持生活的窘境來看,曾經隱居10年的吳梅村具有寫作這樣一部鴻篇巨著的時間。

在他們之前,紅學界早有人提出《紅樓夢》的作者另有其人,但是一直沒有定論。而傅波告訴記者,就算不追究真實的作者,曹雪芹只是《紅樓夢》的整理者這是毋庸置疑的。傅波表示,從他們目前研究的結果來看,《紅樓夢》從開始流傳時起,都不曾說曹雪芹爲《紅樓夢》作者。直到近代,專家們的一番考證,才最終形成《紅樓夢》作者就是曹雪芹。

對于曹雪芹不是《紅樓夢》真正作者的依據,傅波和鍾長山找了很多:曹雪芹如果是《紅樓夢》的真正作者,不會通過焦大、柳湘蓮之口,當面辱罵曹家列祖列宗,也不會通過尤叁姐托夢來诋毀他的列祖列宗。並且,清代到了曹雪芹生活的雍正乾隆時期,文字獄嚴酷,這一部反朝廷的小說,曹雪芹怎敢輕易署自己的真名?

傅波和鍾長山觀點中最重要的一個原因是:到曹雪芹時,曹家早已敗落,憑他的生活經曆,不可能寫出宛如帝王的生活場景,大量的細節如果不是生活在其中,是很難靠想像描寫出來的。

爲什麽是吳梅村

傅波和鍾長山解釋,可能是後人擔心作者因寫作《紅樓夢》而落入殘酷的文字獄,因此采用了如此隱諱的方式把作者的姓名隱含其中。這種做法在當時相當普遍。值得注意的是,《紅樓夢》中許多人物、場景的生活原型都能在吳梅村詩中找到。如《清涼山贊佛詩》描寫順治皇帝和董小婉的愛情傳說,與《紅樓夢》中賈寶玉和林黛玉的愛情極其相似。

《紅樓夢》有著較高的文學造詣,而吳梅村恰好也具有高超的寫作技巧。同時,吳梅村的政治觀點同《紅樓夢》創作主題相吻合――傅波尤其強調這一點。從吳梅村簡曆可知,他一生坎坷,經曆了明清兩朝的政治鬥爭,使他本人吊明之亡的感情加以升華,對清産生了憤恨之情,卻因有所避忌只能用“不能補天”的頑石來做喻托,通過閨友閨情披露自己一段極不尋常的情感史話和政治主張。吳梅村曾有詩“我是淮王舊雞犬,不隨仙去落人間”,就是格格不入的政治思想的寫照。並且吳梅村“死後殓以僧裝”,“墳前立一圓石”作墓碑,也暗含了《紅樓夢》中石頭的寓意。

還有一點,吳梅村是明末清初著名的書法家、畫家。《紅樓夢》中有關繪畫和書法的情節描寫對吳梅村來說是輕車熟路。而且相對于曹雪芹的生活窘境,曾經隱居十年的吳梅村具有寫作這樣一部鴻篇巨著的時間。

曹雪芹做了什麽

如果說作者真的是吳梅村,那麽曹雪芹都幹了些什麽呢?傅波和鍾長山表示,曹雪芹是《紅樓夢》前八十回的增刪、編修者,而後四十回曹雪芹尚未來得及修改就去世了。

曹雪芹做了大量的增刪《紅樓夢》的工作,如其刪去了(或丟失)“秦可卿淫喪天香樓”、“獄神廟茜雪慰寶玉”、“花襲人有始有終”、“衛若蘭射圃”、“王熙鳳知命強英雄”等至今不見于各種《紅樓夢》版本,而只有提綱見于脂批的有關文字,揉進了曹雪芹自己和若幹好友的經曆和社會上的一些傳說。所以使同時期的批書人看到了活脫脫的身邊人物形象。

還有很多細節也可以看出曹雪芹刪改原著的痕迹。傅波引用紅學家趙岡的研究:從庚辰本脂評《石頭記》可以發現原著曾寫鳳姐有兩個女兒,大的叫“巧姐兒”,小的叫“大姐兒”,這明顯可以看出鳳姐有一大一小兩個女兒。曹雪芹要增添發生自己身邊的故事情節,故在四十二回中爲了鳳姐的女兒與劉姥姥拉上聯系,改寫成鳳姐只有一個女兒,原名叫大姐,後來按劉姥姥的意見改名爲“巧姐兒”。當時曹雪芹在增刪中忘記照應前面,所以在庚辰本中第二十七回、二十九回的文字未改,直到戚本時代才被改掉。

可是吳梅村和曹雪芹畢竟相隔幾十年,爲什麽到曹雪芹才廣泛傳播,導致大家都認爲他是作者呢?傅波說,他猜想《紅樓夢》完成的最初七十余年中,只流傳在極小的圈子內,主要原因是其中確有“礙語”,這些“礙語”牽涉到當時的政治禁忌,直到曹雪芹做了增刪,潤色剔去礙語之後,才得以流傳。

另外,目前一種早期的《紅樓夢》抄本《吳氏石頭記增刪試評本》(癸酉本)已經公布,在此書中有條紅字批語明確聲稱該書作者是吳梅村,書的原名爲《風月寶鑒》。該批語內容爲:此書本系吳氏梅村舊作,共百零八回,名曰風月寶鑒,每回僅叁四頁也,故事倒也完備,只是未加潤飾稍嫌枯索,吳氏臨終托諸友保存,閑置幾十載,有先人幾番增刪皆不如意,也非一時,吾受命增刪此書莫使吳本空置,後回雖有流寇字眼,內容皆系漢唐黃巾赤眉史事,因不幹涉朝政故抄錄修之,另改名石頭記。從中可以推測現在的《紅樓夢》前80回內容可能是後人(曹雪芹參與其中)在此基礎上增刪寫成的,這與傅波等人的考證觀點相吻合。

既然你說“不可能寫出宛如帝王的生活場景,大量的細節如果不是生活在其中,是很難靠想像描寫出來的。”爲什麽不能是明朝滅亡時,幸存活在民間的明朝皇室後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