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單導航

hybrid:hybrid豐田是什麽車

刷了好幾遍hybrid,drama也刷了,每次都是哭傻了。。

hybrid:hybrid豐田是什麽車

先說第一對:腦補成了小兔跟美咲的前世,這對已經很甜了~葉月和小太郎,葉月說:我花了五年才會動,花了一年半才會說話,“我的一切,都是小太郎的。”葉月被扔掉了兩次,到了小太郎家裏也被扔了叁次,每次都被小太郎找回來,就是這麽固執的人。當黑田說葉月沒法救了,除非找到月之淚滴,小太郎瘋狂的找,最後沒找到回來撲進葉月懷裏哭。葉月說:看吧,這個人是個傻瓜。

hybrid:hybrid豐田是什麽車

我一下子就哭了,這麽固執的感情,你可以說小太郎固執也可以說葉月固執,但是就這樣兩個固執的人,最後還是迎來了HE,小太郎的成長,葉月的修複回歸。感情難道不是要固執一點才會幸福麽?而不是覺得不合適就說放棄了不要了。

hybrid:hybrid豐田是什麽車

第二對:濑谷與柚子我印象不是太深了,主要是被最後一對虐的。。。每次這對我都會想到小鳥和千秋這對(好吧,其實小鳥這對我印象也是不深的,被打死)柚子一直長不大是因爲濑谷是一個很溫柔的人呐,爲柚子遮風擋雨,只給他溫柔和愛,快樂,幸福,不好的情緒都不讓他感知到,護他這麽多年快快樂樂的成長,我想到《鳳非離》裏小宮也是這樣護著弟弟成長,因爲母親說如果你不能成長到能庇護我們的話,還是會逼迫他弟弟去沾染宮裏的一切爭權奪利的,小宮不願意,護他至成年,跟這裏的濑谷很像。

最後濑谷受傷,失明,柚子說我一直不知道主人爲何總是獨自坐在一片花海中,看起來好像很寂寞。就在濑谷受傷後,柚子慢慢長大了,他說我不要你爲我遮風擋雨,只讓我感受幸福,自己獨自承擔,我想爲你分擔。

沒錯啊,感情難道不就是同甘共苦,只能同甘不能共苦又何來的成長呢。

第叁對每次都是虐到心疼,第叁對說了黑田爲何要做hybird child,因爲月島。兩個互相喜歡的人,卻沒有說出來,月島說,你喜歡花,早上看到花開了,折下來送給你。臨行前,互換發帶,黑田沖上來想吻他,還是沒有吻下去,最後月島打開發帶發現了黑田的惡作劇。雖然炸毛于黑田的惡作劇,還是希望可以活著回來,然後來年一起賞櫻花。

結果黑田活著回來了,月島卻要以死保全殿下,爲什麽我活著回來,你卻要去送死呢?黑田不顧一身傷,跑去找月島理論,“餵,你覺得你死了很偉大麽?死了就什麽都不知道了,痛苦的是活著的人,那些回憶那些記憶。”“既然要死的話,就先把我的回憶帶走再死啊!”是啊,到最後時刻還是沒有說出那句話。我看的時候算了下,深夜到清晨還有多少時間夠我們靠在一起,耳鬓厮磨,其他戀人們在一起再久都覺得時間不夠,而我們只有這短短的一刻。

一夜纏綿,清晨,月島輕輕穿衣離去,留下一個絕美背影,黑田說,我才知道我熟悉的生活將要改變。都知道失戀最痛苦的是,從說出口的那一刻起,之前有你的熟悉生活都會改變,硬生生的從心裏剜掉一個人,割掉一段記憶,放棄一個習慣。

就這樣一晃很多年過去了,黑田也做出了hybird child,最後0000號看到花開了,說出了第一句話,“早上我看到折斷的花枝,想說至少可以用來插花……你……很喜歡花吧?所以……給你。”原來不知道什麽時候我已經愛你愛到了骨髓裏。我以爲我都忘記了你的容貌,其實一切都未曾忘記。

有人說,你把葉月還給他,誰把月島還給你?青梅枯萎,竹馬老去,從此我愛的人都像你。

我想難以走出來的一段感情可能就是這樣的,深入骨髓,隨著我的血液占據我的所有。我還可以好好生活,就是再也沒法給予愛了。黑田痛苦于未曾說出口的遺憾,深愛的人陰陽兩隔,還有自己沒法保護愛的人,在大環境下,只不過是蝼蟻,在那種環境下,情情愛愛又怎麽敵得過國事呢?

有時候覺得感情最怕的就是無力感,你很想要的,很努力的,但是偏偏沒有任何辦法,這才是感情中最絕望的。

喜歡這種純粹的感情,也爲這種絕望的愛難過到無法呼吸,年輕的時候看這部作品的感觸沒有此刻深,人長大了,經曆了很多事情,最後方知道這種愛不得才是最絕望的。

每次看這種,都會告訴自己,除了生死以外都不是大事,可能到了適婚年齡,周圍一個個結婚,看著那些公式化的結婚,那些用物質等量代換的感情著實覺得可笑。你說你想要純粹的感情,別人覺得我們只不過是看多了童話。現實于尋找一個是否值得共度一生的人,經營一段健康的感情,我不喜歡給感情糅雜太多其他的成分。但是太難了。

我也不知道我能守著自己固執的信念到何時,也不知道是不是最後會妥協于這樣浮躁的社會呢。

真的好想中村老師說黑田跟月島是宗律的前世啊,這一對是老師所有對中兩只都超級喜歡的~

每看完一遍《hybird child》都要過幾天才能緩的過來,真是一邊哭一邊回憶自己的人生,哭的心口痛T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