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單導航

天籟一萬公里評測報告(天籟一萬公里保養一次)

五月份決意買了天籟(230JK新春版)之后,至今快八個月了。望其外觀,還是如前的大氣;視其內飾,也還那樣的精致;前艙蓋下那臺多次在世界獲得金獎的VQ發動機還是在那里默默無聲的工作著。

小心地駕駛,細心地磨合,高速的錘煉,現今這臺天籟轎車的引擎已到了純青之地。一萬公里的行駛,油耗已經水落石出。在城區駕駛,車速在每小時20公里至80公里之間,由于要接送孩子,早晚擁堵趕個正著,百公里的油耗平均在12.5升。不知為何現在最低也低不下11升?不如剛磨合完那陣兒。現在我真得不敢恭維“日本車省油”這句話了。

發動機的性能至今我還是很滿意,怠速時的靜肅性,同級車里無車能出其右。在不想飚車的前提下,天籟的正常行駛,發動機在3000轉以下就應付有余,若銀子富余,生猛給油,將轉速提到3000轉以上,也頗有些轎跑車的味道。

四檔的變速箱雖說與發動機匹配得尚可,但我越來越感到換檔時的頓挫感明顯了許多。我經常用加速時適當的回油,使變速箱升檔,但頓挫感依舊如故。看來先天的技術落后,想靠后天的駕駛技術去彌補,實為無米之炊。

“天籟”在字典里的詞意為:自然界的聲音,物自然而然發出的聲音。如風聲、鳥聲、流水聲等,形容聲音美妙。事實卻不如此。天籟前身的風度我開過一段時間,雖說天籟的發動機還像風度一樣優秀,但天籟的隔音比起原產的風度來,相去甚遠。天籟只是在車輛怠速時,保持了風度的靜肅性。可能東風日產為了輪胎能達到更長的使用壽命,配置了普里斯通的硬胎,若以北京三、四環的路面為準,天籟的路噪控制水準也就是十幾萬車的水平。有些朋友想在五萬公里后換成米奇林的軟胎,我也有此想法,不知此舉的效果是否會很明顯?

在《天籟高速行駛后的一些感受》的文章中,我就對天籟的舒適性不太認可,減震做得不像一部中高級轎車般有韌性,以每小時六十公里的時速過彎時,車身的側傾讓駕駛者沒有再加油的信心。左腳的置放很勉強,所以形成了左側的重心有些虛。但值得欣慰的是,天籟的轉向機構相當的精確,無虛位且回饋好。

上次京承高速只跑到了180,由于一直沒有長假,無機會再跑,本想試試極速,只能暫時作罷。沖擊車輛的極速,是我多年的嗜好。八九年23歲時,我駕駛川崎750摩托車也是跑出了近180公里的時速,由于當時我戴的半盔飛了出去,就沒敢再加速,所以至今還沒有體會過時速過200公里的感覺。網站里一位臺灣的朋友說他的天籟230跑到了225。我一定抓緊,否則年齡再大些機會就更少了。看來天籟必任此命!

總的來說,天籟只是一部家用轎車,發動機很優秀,舒適度一般,油耗不能說省,只是與同級車相當。如純是家用的代步工具,只有一半價位的307、福克斯足以擔當。

再次呼吁東風日產,天籟應當作如下改進: 1.適當提高底盤;2.改進車漆質量;3.放水杯的位置不合理;4.車內的儲藏盒應當增加; 5.油門踏板角度不合理;6.左腳的 托板應加寬;7.輪胎可配置更高檔些的中性胎。

一家之言,望擁有天籟的車友們交流。

玉海寶龍 2008.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