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單導航

車禍現場圖片-直擊死亡現場是一種什麽感受?

看到一個人被殺,當時就在現場,時間是早上七點多,地點就在公共廁所的門口車禍現場圖片。兩個往日無仇,近日無冤,素不相識的人,在廁所門口相遇了。當時,一個從公共廁所裏出來,而另一個則是進去,出來的那個年輕人,掏出隨身攜帶的水果刀,對著進去的那個人的腹部,就是一刀。

車禍現場圖片-直擊死亡現場是一種什麽感受?

整個過程十分短暫,非常隨機。我當時正端著一碗面路過,還沒來得及反應,大腦就像短路了一樣,沒有意識到這是在殺人,那個行凶的人,就輕快的離開了,他先是走,而後慢慢的泡跑開了。然後,那個被刺的年輕人,估計也不知道自己怎麽就這麽倒黴,他肯定也來不及想什麽,只是回頭,轉身,從公共場所門口的台階上下來,接著就倒在了地上,這一過程頂多就是20秒的樣子,他甚至連一句話都沒說,就倒在地上。

車禍現場圖片-直擊死亡現場是一種什麽感受?

車禍現場圖片-直擊死亡現場是一種什麽感受?

大清早的,附近沒幾個人,只有一個女人比我更快反應,她看到年輕人倒在地上,就大驚小怪的喊起來了,“殺人了……”當時,她離年輕人最近。我這才確定發生了什麽,就趕緊把手裏的面丟掉,跑過去看熱鬧。

年輕人躺在地上,臉色發白,頭上冒汗,當時是夏天。本能的,我掀開了他的汗衫,那刀口大概有五六公分寬,很深,血液像泉水一樣往外流,根據平時所學的急救知識,我想救他,但身邊幾乎沒有幫忙的人,後來圍觀了幾個人,也是手足無措的,身邊沒有繃帶,也沒有敷料,怎麽止血?而且我這個人怕血,看到鮮血淋漓雖然不會頭暈,但很抗拒。

幾分鍾後,這個年輕人就開始昏迷,眼白都露出來了。我就把襯衣撕了,給他當繃帶綁住傷口,然後掐他的人中,叫他不要睡著了。但是他幾乎快要失去了意識,稍微有點反應,接著又昏迷過去了。如果我不是一米八的個子,不是平時勤于鍛煉,練就了一身力氣,這家夥肯定就死定了。我當時抱起他就朝最近的醫院去了,當時,我其實更想叫救護車來著,只是什麽呢?像這種非常緊急的時刻,等救援太久,可能會發生“因搶救無效而導致死亡”的悲劇。

救他的整個過程,我覺得腦子很清醒,很專注,沒法想更多的得失。送到醫院後,醫生說很及時,需要手術,需要錢,我就按照醫生的指示,交了一萬,在手術同意書上簽了字,下午四點,這小子活過來了,然後他家裏人來了,爲了表示感謝,給我買了一個盒飯,說實話,當時真的是餓了。

救人還是挺有成就感的,要說這輩子有什麽事情是值得顯擺的,這肯定算一件。至于那個行凶的年輕人,後來也抓到了,當天抓到的,大概叁十多歲,是個怨天尤人的無産階級分子——沒有錢,沒有房子,沒有老婆也沒有孩子,還沒有事業,沒有朋友。他可能覺得自己活得很失敗,于是就怪這個,怪那個,把心裏的怨恨隨機發泄了。整個凶殺案的來龍去脈就這麽簡單,簡單到我覺得這個社會有時候很危險。

在後來的生活中,我印證了一件事情——一個一無所有的人,的確比其他人更加的危險和偏激,他們更容易逃避現實,更容易回避自己的問題,更容易本著同歸于盡的想法搞事,所謂光腳的不怕穿鞋的,指的就是這麽一類人。因此,建議大家多跟穿鞋的人做朋友交往,而那些光腳之輩,最好少來往,爲了人身安全。爲什麽?因爲極端的貧窮(物質和思想上的)會導致一個人找不到生活的意義,這樣就很容易丟失責任感,無論是對社會的責任感還是個人的。

你身邊有哪些有關車禍的經曆?

無大礙就好。

說說我們的經曆。

去年八月,侄子被青島的大學錄取,我們四人去送。夜間在大學附近就宿。約十時左右,學生的父母兩人外出購物返回途中,在距離賓館約叁百米處被即墨的一輛豐田普拉多撞飛二十多米,一人(學生的父親)重度顱腦損傷伴多處骨折搶救一天多後終于去世,另一人(學生的母親)脊髓損傷多處骨折,全身大面積擦傷,經司法鑒定爲雙下肢截癱伴大小便失禁,全身多處骨折,一級傷殘。現在事情已進入司法程序。

肇事者是沂水山區的九零後小姑娘武某。當天是車主約另外六個朋友去青島喝啤酒,去時車主開車,回來時車主和另外五人喝了酒,小姑娘沒喝,開車。其實那時候小姑娘拿到駕照不過兩叁個月而已。途中遇到車禍。也就是是撞在人身上,要是撞到其他地方,一車七個人估計多半要上天了。

車禍現場是雙向六車道的馬路,有路燈,當時車輛行人很少,能見度很高。馬路無中間隔離,附近無斑馬線。天知道這個車禍是怎麽發生的。這麽寬闊的道路,這麽好的視線,難道他們閉著眼在開車?

交警定的責任是車方主責,行人次責。

盡管車主和駕駛員都認爲自己沒有責任,但這種情況法律有明確規定,小姑娘屬于義務幫工,造成的損害應當由被幫工人也就是車主負責賠償,但小姑娘交通肇事致一人死亡一人重傷,構成交通肇事罪。

現在事情已經過去一年多,肇事者只是墊付了五萬左右搶救費用,等到我們因爲念及她年輕不忍心坐牢,給她出具了刑事諒解書後,說是實在沒錢了,再也不露面連電話都不接。

叁不一沒有的結果之一,是在醫院要求繳費,傷者一方傾盡所有還是不夠住院費用,只能被轉院,耽誤治療不說,本來有可能爭取部分恢複身體機能,叁級傷殘是可能的,結果只能成了一級。這樣的話賠償額至少增加叁十萬。給死傷者和親屬造成的精神折磨,更是無法用數字計算。這個結果,怎麽說也難以算車主的勝利,更難以算是叁不一沒有的勝利。

如果肇事方積極配合治療,起碼叫傷者家屬感覺他們盡力了,不用說,能不算的就算了,盡量少算,反之,叁不一沒有,連人性也沒有了,還指望賠償能放上一碼?這個要打一個大大的問號。對方的律師已經厚著臉皮提出,某某項目能不能少算點?有好幾次,借錢接不到,身處絕望之中,我真想開著車,把車主和肇事者一家撞到天上去,但是理智告訴我,相信法律是公正的,相信天無絕人之路,相信還是好人多。

盡管肇事者沒有人味,個人感覺,青島的公安司法系統,起碼包括交警和法官還是有比較高的職業素養和職業道德,處理事情的水平明顯高于鄉下。事故發生後,出警的交警竟然做出了一連串規範的急救動作,甚至在救護車久等不來的情況下,冒著受處分的風險,用警車把生命垂危的傷者送到醫院(內部規定,警車不得用于接送傷者等非出警事務),盡管傷者生命沒有挽回,但還是很感激這個交警。

我一直相信天下好人多,好人有好報。就好比步步高的兩句廣告詞,世間自有公道付出總有回報。

“叁不一沒有”只會加速社會的冷漠和無情,所有事故的處理都采用這種理論,社會會變成什麽樣子?衆多事故當中,有良知的人還是占多數,積極處理的人得到的結果往往都比較理想,采取這種無賴做法基本上沒有。

這種不靠譜的“叁不一沒有”千萬不要輕信,發生了事故的確麻煩,但麻煩這個東西,你越是躲著走,它越是纏著你,積極面對,妥善處理,合法、合理、合情才能解決得好。

事故既然已經發生逃避不了了,不管是強勢還是弱勢群體,我們都應該將心比心,換位思考,只有雙方都盡力減少處理時間、減少經濟損失,減少耗費的精力才是正解。

但願最後能處理好。但願這個肇事者及其家人永遠不會遇到車禍,否則的話,對方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以毒攻毒,叁不一沒有,會讓她享受一次在油鍋裏炸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