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單導航

pacifica|Waymo爲何決定在佛羅裏達州測試其自動駕駛車輛?

爲了確保其自動駕駛車輛能夠應對各種天氣條件pacifica,Waymo已經將其測試基地擴展到其在加利福尼亞州的原始測試基地之外。Waymo自動駕駛車輛已開往密歇根州測試進行測試,以挑戰冰雪路面。而現在其目標已經轉移到佛羅裏達州,以挑戰那裏的大雨天氣。

pacifica|Waymo爲何決定在佛羅裏達州測試其自動駕駛車輛?

pacifica|Waymo爲何決定在佛羅裏達州測試其自動駕駛車輛?

Waymo周二表示,其已開始在佛羅裏達州進行大雨測試。在宣布新測試地點的一篇Medium帖子中,該公司表示將把它的兩款開發車輛帶到陽光之州 - 這包括搭配Waymo自動駕駛技術的捷豹I-PACE以及基于克萊斯勒Pacifica的自動駕駛車輛。

Waymo指出,今年夏天,邁阿密的平均降雨量接近62英寸。這使它成爲雨天測試自動駕駛汽車的好地方。Waymo在其Medium帖子中指出,雨可以在汽車的傳感器中産生噪音,當道路變濕時,人們表現和行駛的方式開始變得不同。這是自動駕駛車輛需要學會處理的這些困難。

Waymo在佛羅裏達州的測試將從那不勒斯的封閉路線開始,該公司將在雨中對其傳感器和攝像機進行測試。在第一輪開發工作之後,Waymo將繼續在邁阿密周圍的公共道路上進行測試,盡管隨著公司收集更多數據,這些車輛將繼續由人爲驅動。

在過去幾年中,Waymo已將其自動駕駛開發車隊帶到亞利桑那州、加利福尼亞州、密歇根州和華盛頓州。由于最近頒布的法律允許公司更容易將自動駕駛車輛帶到佛羅裏達州,佛羅裏達州可能會在自動駕駛車輛開發商中受到歡迎。

自動駕駛技術應用究竟會有多廣?

個人看法:自動駕駛汽車將完全替代真人,未來可能立法禁止除賽車駕駛員外其它人員駕車。

pacifica|Waymo爲何決定在佛羅裏達州測試其自動駕駛車輛?

目前我國高速最高限速爲120公裏每小時,而高鐵已經達到350公裏每小時,在未來私人交通工具如果想要繼續保持較高市場占有率,提速是必然的選擇。

pacifica|Waymo爲何決定在佛羅裏達州測試其自動駕駛車輛?

但是相信大家都能清楚,汽車車速超過120公裏的話操作人員的一個小失誤就可能車毀人亡。所以未來的汽車必須像現在的飛機一樣擁有自動駕駛功能。

pacifica|Waymo爲何決定在佛羅裏達州測試其自動駕駛車輛?

當然自動駕駛技術發展還需要時間,現在還有很多因素在制約著他的發展。比如說,網絡安全。在網絡安全得不到保障的情況下,自動駕駛隨時可能成爲罪犯的犯罪工具。

Apollo未來的發展如何?

pacifica|Waymo爲何決定在佛羅裏達州測試其自動駕駛車輛?

文| 暮四先生

pacifica|Waymo爲何決定在佛羅裏達州測試其自動駕駛車輛?

車圖騰出品,未經許可,謝絕轉載

pacifica|Waymo爲何決定在佛羅裏達州測試其自動駕駛車輛?

● ● ●

pacifica|Waymo爲何決定在佛羅裏達州測試其自動駕駛車輛?

pacifica|Waymo爲何決定在佛羅裏達州測試其自動駕駛車輛?

五十年前,當人類首次登上月球時,美國宇航員阿姆斯特朗說:“這是我個人邁出的一小步,但卻是人類邁出的一大步。”

pacifica|Waymo爲何決定在佛羅裏達州測試其自動駕駛車輛?

而在自動駕駛領域,邁出這“一小步”,並讓全球自動駕駛邁出一大步的,是來自中國的百度。

pacifica|Waymo爲何決定在佛羅裏達州測試其自動駕駛車輛?

1月8日,百度亮相美國2019國際消費電子展(CES),發布了包括全球首個最全面智能駕駛商業化解決方案、史上“最老司機”版本百度Apollo3.5、開源車路協同等在內的一攬子方案,業內因此而沸騰。而在CES現場,老外們也蜂擁而至,毫不掩飾地對百度的這一動作露出了豔羨的目光,一如很多年前國人見到西洋鏡時的驚奇模樣。百度Apollo在自動駕駛領域持續強勢領跑“國際賽道”,締造世界新秩序的實力再次展露無遺。

pacifica|Waymo爲何決定在佛羅裏達州測試其自動駕駛車輛?

pacifica|Waymo爲何決定在佛羅裏達州測試其自動駕駛車輛?

改寫全球智能駕駛格局

pacifica|Waymo爲何決定在佛羅裏達州測試其自動駕駛車輛?

簡單來說,Apollo Enterprise是全球汽車企業、供應商和出行服務商,加速實現智能化、網聯化、共享化,所提供的量産、定制、安全的智能駕駛商業化解決方案。

需要強調的是,Apollo Enterprise是有著裏程碑式意義的,全球首個最全面智能駕駛商業化解決方案。它的出現,意味著自動駕駛的商業量産時代正式開始。2019年,也將成爲全球自動駕駛商業化元年。而在百度Apollo的推動下,中國也將率先成爲全球首個實現智能駕駛商業化的國家。

有沒有感覺很振奮?

或許你會有另一個疑問,Apollo的開放平台和Apollo Enterprise有何不同呢?

對比來看,Apollo開放平台是技術品牌,是一個開放的,不以商業化爲目的,可實現數據和資源共享的,面向所有合作夥伴的自動駕駛開源平台。此外,其發布的開源技術框架和路徑是有版本迭代的。

而Apollo Enterprise則是商業品牌,其目標客戶是汽車企業、供應商和出行服務商。相較于Apollo開放平台,Enterprise是純粹的商業産品,可以深度定制化,並可由專業團隊進行深度支持,而知識産權歸兩者共有。相應地,Apollo Enterprise沒有版本概念,而是可以通過雲端服務方式進行版本升級(OTA)。

那爲什麽百度要發布Apollo Enterprise呢?

一個行業共識似乎可以做出最好的解答:如果說過去的2018年是自動駕駛量産元年,那麽在2019年,全球自動駕駛競爭將進入全面商業化時代。

這也回答了筆者的另一個疑問——“爲什麽百度要在這個時間點推出Apollo Enterprise?”

在筆者看來,供需矛盾是另一大誘因。隨著汽車企業、供應商和出行服務商對電動化、網聯化、智能化、共享化需求的愈發深入,諸如快速落地、知識産權共享、數據保護等痛點開始顯現,而且目前的體系無法解決。

而Apollo Enterprise最重要的能力恰恰是“快速落地”。它是以量産爲目標,車規級可深度定制的整體解決方案。

據了解,百度Apollo Enterprise可以與現有整車電氣架構對接,並能滿足車廠驗收,包括16949質量認證,26262功能安全證書,以及車廠的各種測試需求,如HIL測試、路測測試報告等。同時,其量産使用的ACU都是100%的車規元器件。此外,Apollo Enterprise還能與車廠的具體制造生産線對接,提供成熟穩定的整體解決方案。

這意味著,從産品需求到真正量産,Apollo Enterprise可以真正幫助全球汽車企業、供應商和出行服務商實現更快速的搭載與落地,是一套加速實現智能化、網聯化、共享化的,量産、定制、安全的自動駕駛和車聯網解決方案。這種“快速落地”到底能有多快呢?據了解,車聯網從項目啓動到落地最快只需3個月。

由此可見,Apollo Enterprise的出現時機,恰恰集齊了天時、地利、人和。

同時,作爲企業版本,Apollo Enterprise強調 “成本可控”,節約整體運營成本,讓自動駕駛産品産生更大的經濟和社會效益。

和開源版本一樣,Apollo Enterprise依然把“安全”放在首位。用李彥宏的話說就是:“從Apollo成立開始,安全第一始終是Apollo的根本價值觀和開發文化。”他甚至還說,“安全決定自動駕駛量産的真正速度。”

那Apollo Enterprise如何保證安全呢?首先是通過設計、測試、驗證及軟硬件冗余機制及獨立的安全硬件;其次是通過持續的信息安全測試、7*24小時的安全監控、縱深安全防禦體系,抵禦黑客攻擊;除此之外,百度還提供全方位的安全應急和技術支持,保證安全問題及時處理。

2018年是百度Apollo自動駕駛量産元年。截至目前,Apollo已經在一些應用場景實現了自動駕駛落地,並且在多地開展了路測和試運營,包括與盼達用車合作推出的自動駕駛共享汽車試運營、與一汽紅旗、金龍客車、沃爾沃等開展的商業化合作。

2019 CES是一個轉折點。百度在宣告,它正在從技術開源平台向産品 服務整體解決方案供應商過渡,而Apollo Enterprise,正是關鍵的一步。

百度總裁張亞勤博士表示,“Apollo Enterprise的發布意味著,在自動駕駛下一階段的發展道路上,Apollo將會和每一個夥伴一起創造出獨一無二的量産解決方案。”

百度總裁張亞勤博士

實力碾壓美國科技企業

就像在智能手機行業人們一直都在問華爲or蘋果一樣,在自動駕駛領域,人們也很關心百度Apollo or谷歌Waymo?

其實人們真正想知道的,是在自動駕駛的“國際賽道”上,誰才是主角?

2018年中,全球知名創投研究機構CBInsights發文稱,來自中國的百度有望憑借開放合作的思路,超越谷歌和特斯拉等美國科技巨頭。

百度的開放策略在它的朋友圈得到再次印證。“截止目前,百度Apollo已經擁有超過130多家跨國跨産業的生態合作夥伴、40多萬行開源代碼,並獲得了12000多名開發者使用。”百度Apollo開放平台研發負責人王京傲指出。

由于資金壁壘與技術壁壘,自動駕駛的競爭關系早已從競爭演變爲聯盟,尤其對于科技巨頭來說,除了自身要不斷夯實技術,更要迅速構築一張價值網絡,與多方利益達成共贏。

歸根結底,自動駕駛行業的合作是一種可以實現雙贏的非零和博弈。更何況,誰能“拉攏”那些具備戰略高地意義的傳統車企,誰就可以站在更高的維度上對競爭對手進行降維打擊。

不難發現,單純從數量上,谷歌有菲亞特和豐田等不算多的合作夥伴,而百度Apollo則囊括寶馬、戴姆勒和福特在內的衆多一線車企;從合作深度方面,谷歌與車企的合作關系似乎更偏向“調用”之後的産品打造,譬如其前段時間就向FCA訂購了6.2萬輛克萊斯勒Pacifica混合動力汽車,用來擴大自己的公共自動駕駛車隊。

仔細來看,百度Apollo與Waymo和Cruise的商業化模式完全不同。百度走的是平台化,生態化的開放道路——賦能合作夥伴,使客戶能更加快速、安全的進入自動駕駛領域,獲得自動駕駛技術能力,建設自動駕駛服務和運營能力。合作夥伴的成功就是百度的成功。百度Apollo的體系化能力是美國的Waymo們無法想象的。在這方面,美國科技企業正在遭受來自百度的重重壓力。

在這裏,我們再次看到,百度作爲一家AI公司的想象力——不是傳統生態,而是“無界生態”。作爲未來出行征程的領路者,百度、客戶群體、合作夥伴群體組成了“命運共同體”,相互賦能、相互影響、相互融合,並由此激發、創造出全新的産品、服務與商業模式。

更爲重要的是,百度Apollo締造了自動駕駛的“人類命運共同體”。

依托于中國市場,百度Apollo將爲全球商業夥伴賦能,因而得以實現更加廣闊的商業價值。除了上文提到的百度Apollo的合作夥伴,據介紹,目前進行深度合作的客戶有福特、奇瑞、比亞迪、現代、長城、威馬、起亞、一汽等。

這說明,百度Apollo在自動駕駛領域正在強勢領跑“國際賽道”,並將締造世界新秩序。

雄安開跑的阿波龍

令人欣喜的是,更像是對于“無界生態”的理論認可,如今Apollo這張盤根錯節的生態網絡,已依次在不同場景落地生根。在CES上,百度和威馬宣布將在L3及L4自動駕駛領域達成長期戰略合作關系,雙方會共同成立“威馬&Apollo智能汽車聯合技術研發中心”。共同投入專項人力進行智能汽車系統的研發,研發成果會直接應用于威馬量産車型中。在筆者看來,主打智能化的造車新勢力們,有了百度的技術支持,能進一步自動駕駛進程及量産落地速度。所以Apollo Enterprise對于這一新物種的意義,更爲重要。

談到2019年規劃,百度提出叁個重點:第一,百度Apollo將在長沙這座具有代表性的“自動駕駛之城”探索智能共享出行新模式,國內首批自動駕駛出租車將在長沙規模化落地測試運營,預計今年規模將達到百輛;第二;大力發展車路協同和智能交通;第叁就是上文提到的,“新的一年,Apollo Enterprise也是發展的重中之重。”

作爲重中之中的Apollo Enterprise,不僅對百度、對自動駕駛有著非凡意義,對于汽車制造企業,對于整個人類未來出行,也都有著裏程碑式的意義。正是它的出現,讓自動駕駛量産車得以快速落地,使得智能駕駛商業化真正成爲可能。技術,就這樣改變著人們的生活方式。

而它的背後,則是百度Apollo銳意進取,以技術變革讓社會更加智能化的初心。正如張亞勤博士說的那樣:“技術變革是一種信仰,當我們相信某件事情的時候,就一起努力去成就它!”

百度,就在這樣的信仰中,用技術改變了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