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單導航

愛在斯德哥爾摩(愛在斯德哥爾摩小說)

  一 目前,越來越多的高科技滲透到德國足壇的方方面面,並讓德國國家隊和德甲各球隊從中受益匪淺,可以預見的是,今後,這些高科技還將帶個各只球隊更多的幫助愛在斯德哥爾摩。

  網易體育3月27日消息 隨著時代的進步,現在德甲球隊也越來越重視科技的力量了。這不,即將在周末赴慕尼黑挑戰拜仁的沙爾克04隊主教練斯隆卡就在飛機上使用自己的筆記本電腦研究對敵大計。斯隆卡用的是一套體育分析軟件。不僅是沙爾克的主帥用電子手段幫助球隊提高,他的德甲同仁們也毫不例外,事實上,在德甲,球隊不僅大打競技戰,更是進行著激烈的“高科技戰爭”。

  每周,這些教練們都會帶著自己的高科技“武器”給球員們解析自身以及對手的情況,地點則靈活了許多――飛機上、球隊隊車上或者更衣室裏。

  “這些軟件能給我提供有關我的球員的所有重要數據――跑動線路、一對一對抗的行爲分析,等等。我隨時都可以分析這些數據。”沃爾夫斯堡隊主帥奧根塔勒對這類分析軟件贊不絕口。沃爾夫斯堡隊兩年前就開始使用“Mastercoach”公司提供的一套分析軟件“Amisco Pro”了。此外,漢堡隊和勒沃庫森隊也在使用相同的軟件。

  當然使用這套軟件的成本不低,這些球隊必須在每個賽季花上差不多7萬歐元,光是使用捕捉球員動態的8台監控攝像機就要花上2.5萬歐元。

  德國國家隊的首席球探西根塔勒主要使用兩套軟件,一個是上面提到的“Amisco Pro”,另一個是杜塞爾多夫的Posicap公司提供的一套軟件。每場德國隊的比賽,他都會帶著一群來自該公司的工作人員對德國隊的比賽進行拍攝和分析。同樣,法蘭克福隊和波鴻隊也使用Posicap公司的産品。

  而拜仁、沙爾克、不來梅、紐倫堡和漢諾威96則是sports analytics軟件的忠實用戶。值得一提的是,拜仁隊的助理教練亨克是出品該軟件的公司的創始人之一。

  每次拜仁隊訓練時,主帥希斯菲爾德就會使用監控攝像機觀察球員們的情況。一台捕捉球員動態的監控攝像機可以把卡恩(wiki)等球星的一舉一動拍下來,原來拜仁隊也有“Big Brother”!(注: big Brother是一檔流行行歐美的真人秀節目,通過多個隱蔽攝像機全方位拍攝一個人在某個地方的所有活動來博得觀衆。)這套軟件的使用成本甚至更高,每賽季拜仁隊必須爲此支付8萬歐元。

  “sports analytics”的老板舒爾茨說:“我們給這些球隊提供最好的服務,盡量減少軟件的錯誤。”Mastercoach公司的老板烏爾鮑爾表示他們的軟件對球隊的轉會非常有幫助:“一個教練必須知道,他需要在那些方面補充新人,這些軟件所提供的數據可以讓他對症下藥。”

  不過,並不是所有俱樂部都負擔得起這些高科技軟件,像科特布斯(wiki)、比勒菲爾德和門興隊這樣財政沒有那麽寬裕的球隊還是使用常規辦法。亞琛隊還是使用普通電視錄像,柏林赫塔隊則是讓球探觀察球員表現,回來後再和主教練格茨(wiki)交流。斯圖加特隊過去也是用老式方法,但現在主教練費也決定與時俱進,從本周起,他也用上了“sports analytics”軟件。

  “sports analytics”的老板舒爾茨非常高興:“我們現在熱情高漲,我們的新目標是力爭讓球隊主教練在半場休息時就能得到最新的數據,來幫助球隊提高下半場的表現。”

  二足球比賽既是力量和速度的較量,也是聰明和機敏的角逐。那些乍看起來似乎呆頭呆腦、笨手笨腳的機器人也能踢足球嗎?是的,最近幾年,國際上每年都舉辦機器人足球世界杯賽,並引起了科技界和廣大球迷們的廣泛關注。機器人闖入綠茵場後,足球比賽不再是人類獨享的專利了。

  機器人足球賽緣何而來?

  1992年,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大學的艾倫・馬克沃斯教授提出了關于進行機器人足球賽的最初設想和具體方案,日本學者對這個設想和方案深感興趣,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對此進行了廣泛的調查研究,進行了可行性分析,最後提出了一份有關舉行機器人足球賽的可行性分析報告。

  1993年6月,日本的北野宏明和淺田埝等學者發起創辦了日本機器人足球賽,暫時命名爲BoboCup J聯賽,J聯賽是日本足球職業聯賽的名稱,前面冠以BoboCup即成爲日本機器人足球賽的名稱。當日本准備舉辦機器人足球賽的消息公布之後,在世界上引起了巨大的反響,許多國家的科研機構、高等學府和人工智能學研究者都表示有興趣派出機器人足球隊參賽,並建議日本學者將日本機器人足球賽擴大成爲國際性的比賽。由此,該比賽改名爲機器人足球世界杯賽,簡稱爲BoboCup。

  1997年8月25日,首屆機器人足球世界杯賽在日本名古屋舉行,國際人工智能大會也同期召開,這是久負盛名的國際最高級別的人工智能學術會議。世界一流的人工智能學者雲集名古屋,他們與觀衆一起觀賞了來自美國、日本、歐洲和澳洲的40多支機器人足球隊的精彩比賽。

  接下來,1998年7月,第二屆機器人足球世界杯賽在法國巴黎舉行,有60多支機器人足球隊參賽。1999年7月,第叁屆機器人足球世界杯賽在瑞典斯德哥爾摩舉行,這次共有90多支足球隊參賽,另外引人注目的是一些世界著名的一流大學、科研機構和大公司都參與了這次比賽和相關活動,如美國卡內基-梅隆大學、康奈爾大學、美國國立研究機構(NASA)和日本索尼公司等。

  2000年8月,第四屆機器人足球世界杯賽在澳大利亞舉行,我國也選派了中國科技大學仿真機器人足球隊前往參賽。

  機器人能踢出啥名堂?

  目前,國際BoboCup聯合會已經成爲世界上最著名的機器人足球國際組織,它的總部設在瑞士,總共有將近40個成員國參加,在世界機器人足球界的影響最大。該聯合會的現任主席是曾榮獲國際人工智能最高獎――計算機與思維大獎的著名科學家北野宏明。作爲最具權威性的國際機器人足球組織,該聯合會負責組織每年一屆的國際性機器人足球世界杯賽以及相關的學術研討活動。

  除了國際BoboCup聯合會之外,還有1997年6月成立的總部設在韓國大田的國際機器人足球聯合會(Federation of International Robot-soccer Association,FIRA),它有20多個成員國。FIRA每年也舉辦一屆國際性的機器人足球世界杯賽(Robot-soccer World Cup,RWC)。

  人們對機器人足球世界杯賽爲什麽如此熱心?機器人踢足球究竟能踢出什麽名堂?

  機器人足球有幾種類型,其中一種是微型機器人足球(MiroSot)。在130cm×90cm的球場上,有兩隊各叁個機器人(小車),機器人的外形尺寸不超過7.5cm×7.5cm×7.5cm。頂架上的攝像機將比賽情況通過電纜送入計算機內,由計算機做出決策分析,通過無線通信系統指揮本隊機器人將足球(高爾夫球)撞入對方球門取勝。比賽中機器人有射門、定點射門、傳球、防球和攔截等足球賽中最基本的動作,整個足球比賽就好像一個機器人足球教練指揮叁個機器人足球隊員在踢球,而教練是根據視覺系統來進行指導的。機器人足球隊由四部分組成:機器人車體、視覺系統、通信系統和計算機決策系統。足球機器人的研究涉及計算機視覺、模式識別、決策對策、自動控制、無線通信、智能體設計與電力傳動、多智能體合作等多項技術,是一個典型的智能機器人系統。

  開展機器人足球賽,最大的好處是能夠將人工智能技術的最新研究成果與實踐結合起來,借助機器人足球賽對人工智能技術的前沿研究成果進行檢驗,探索多個智能機器人在不可預測的動態環境中如何密切配合、協同作戰,使人工智能技術更加成熟,加速人工智能技術的商品化、産業化進程。

  近年來,我國有關單位也積極組織國內的機器人足球學術研究和比賽,參加國際性的機器人足球組織,並且組隊參加國際性的機器人足球比賽。

  1998年2月,在東北大學召開了我國首屆足球機器人研討會,東北大學的開發者們展示了自行設計開發的機器人及仿真系統。

  1999年6月,經國際BoboCup聯合會授權,我國清華大學和中國科技大學共同發起成立了國際BoboCup聯合會中國分會籌備委員會。同年8月,我國東北大學參加了在巴西舉行的FIRA世界杯機器人足球微型組的比賽。10月,第一屆中國BoboCup仿真機器人足球賽在重慶大學舉行。2000年6月又舉行了第二屆比賽。同年8月,中國科技大學研制的仿真機器人足球隊參加了第四屆機器人足球世界杯賽。

  我國開展機器人足球賽有力地推動了人工智能領域的研究與實驗。智能機器人的研制早已列入“863”計劃,我國科學家已研制成功了水下自主機器人,並且成功地進行了深海作業。機器人足球的研究目標之一是探索多個機器主體在不可預測的動態環境中如何進行通信聯系,如何進行緊密的配合,這也正是當前人工智能領域的主要研究課題之一,因此,我國科學界和高等院校對于機器人足球的研究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財力,力爭通過機器人足球的研究,在國際人工智能研究領域取得新的突破。

  綠茵場人機大賽誰領風騷?

  人工智能專家北野宏明先生曾指出,完成一台足球機器人離不開多方面的技術創新。首先,它必須與現實世界建立一種互動性反應機制,一邊用攝像機、傳感器觀察世界,一邊即時做出判斷,而且非常接近人類感官功能,屬于一種可做出粗略判斷的人工智能。比如,若不能對錯誤信息及時修正就無法從事這項賽場上瞬息萬變的足球運動。另一方面,將來以人類爲對手進行比賽時,還要對它的安全性提出更高要求,其表層材料應保證沖撞中不會給對方造成肢體傷害,即便可以保證安全也不能僅憑力量以撂倒對方爲勝。

  北野宏明預計到2002年第六屆機器人足球世界杯賽時,參賽的機器人將與人同樣大小,具有相似的外形,並且雙足行走,可左右盤帶、踢球。而與我們人類同場競技則可望于2050年實現,因爲從1946年世界上第一台ENIAC電腦問世,到1997年美國IBM公司設計和研制的“深藍”電腦在對弈中打敗國際象棋冠軍卡斯帕羅夫,這段時期也不過是用了50年。目前人工智能研究尚處于初級階段,而機器人足球世界杯比賽正是朝著這個目標邁出的重要的一步。

  目前,機器人的驅動裝置通常以電池、齒輪爲主流,不僅故障率高,也經不住激烈沖擊。而人類的肌肉組織則相當完美,它由纖維束構成,某根纖維斷後負荷會自行分散,並不影響動作。所以,人工肌肉是最理想的驅動裝置。電池部分若沒有緊湊的微型結構提供較高的效率,也很難滿足45分鍾滿場奔跑的能量需求。開發出肌肉類型的簿片狀驅動裝置,會給工業設計帶來曆史性變革,足球機器人身上展現的新技術無疑是産業的一場革命。

  機器人技術的應用範圍非常廣泛,有代表新一代電子遊戲的機器人,也有本田公司前不久開發的目前世界上獨一無二的人型機器人。在無路可走的地方汽車如何行駛?對此,本田公司有所創新,他們認爲這種情況下只能靠人型機器人去實現,這是非常有趣的思路。再進一步,還有在人迹無法涉足的地方如對地震等災區現場傷員的搜救等。

  仿真機器人足球賽是在標准軟件平台上進行的,這種軟件平台的設計能夠體現控制、通信、智能、傳感等多方面的技術水平。仿真機器人足球的主要研究目標是動態主體系統中的相互配合、協同作戰的戰略戰術以及機器人的學習提高等一系列的人工智能前沿領域的研究課題,機器人足球已經被專家們認定爲未來50年人工智能研究領域的一個重要的組成部分,正如國際象棋領域的人機大戰被認爲是過去50年人工智能領域的一個重要的組成部分那樣。機器人足球賽的長遠目標是:到2050年,在可比的條件下,機器人足球隊要戰勝人類足球隊。屆時,究竟機器人足球隊員能否像“深藍”電腦那樣戰勝人類的世界冠軍,人們還要耐心等待。

  叁兩台手提電腦、3台對講機、兩套分析軟件和一台攝像機。這是今年中國男排爲緊跟世界潮流配置的新式武器。在女排領域,俄羅斯的意大利籍主帥卡普拉拉更是秉承該國排球教練愛好高科技的習慣,掀起一股對中國女排最強勁的沖擊破。而在足球領域,動用高科技産品研究分析對手也是風靡一時,據說中國女足小組賽最後一個對手新西蘭隊,已經采取這種方法跟蹤研究了中國隊好幾場比賽。中國女足要想不受制于人在最後一場小組賽中打出高比分,只有先在自己的戰術套路上求新求變才行。

  他們時時刻刻都在向世人展示他們與衆不同之處……

  奪冠指數火箭幾率僅0.8%

  [美媒體建議火箭變首發][阿帥強調攻守平衡]

  ・官網新秀榜阿聯降至第五 斯科拉第六

  ・十大煤氣罐:戴維斯似火鍋罐 奧胖霸主

  ・鄭智遇瓶頸 英冠各項排名一路狂跌

  ・小貝任英國2018世界杯申辦大使

  意大利杯-尤文輸球又輸人

  [皮耶羅走向邊緣][斑馬教父將投奔米蘭]

  ・足壇華人後裔明星 龍的傳人曾光耀國米

  ・豪門實力榜:曼聯力壓群雄 米蘭出前五

  ・意媒曝馬隊將提前退役 世俱杯恐成絕唱

  ・美撲克牌巨星離世 曾以39萬賭本贏1.4億

  新西蘭女足的水平就好比中國男排在世界排壇的水平,盡管該隊這次是第一次打進世界杯,目前也沒有了任何小組出線的理論希望,但新西蘭主帥赫德曼表示,由于她們對中國女足的研究工作很到位,她們有信心給中國隊制造更大的麻煩。具體地來說,新西蘭隊的科研人員就是在中國隊比賽的時候,用錄像詳細記錄中國隊的所有細節,對每一個位置每一名球員的技術特點都做了精要的分析,並以數據化的方式存檔。而新西蘭女足采用的高科技設備,大體上也是由筆記本電腦、對講機以及攝像極和一些專業的電腦分析軟件組成。

  而新西蘭隊顯然在女足領域運用高科技方面走到了前列,一旦有她們的比賽,主教練赫德曼總是戴著耳麥,與看台上處于高點的助理教練聯系,一旦比賽場上有新的動向和情況,赫德曼可以做出最及時的調整。目前新西蘭隊並不是像我們想象的,已經成爲躺在案板上待宰的羔羊。她們正在積極恢複體力,准備與中國隊好好戰一場。沒有任何勝負壓力,只爲榮譽而戰的新西蘭隊將更難對付。

  當然,中新之間的實力差距還是很明顯的。對于多曼斯基以及全體隊員來說,首先要認清目前的形勢擺正自己的心態。然後有機地將場上的攻擊點合理地組合,並有針對性地增加一些變化,讓對方防不甚防――打弱隊更需要出奇兵,特別是在這種對于中國隊來說是生死關鍵戰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