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單導航

39號房間(39號房間爲什麽爲禁區)

39號房間(39號房間爲什麽爲禁區)

每個領域都有一些現象級頭部主播,而張大仙正是《王者榮耀》板塊的頂級主播39號房間。在鬥魚直播的日子裏張大仙憑借著自己的技術、高顔值、可攻可受的逗比風格,俘獲了大量男女觀衆的芳心,隨著合同到期日的臨近,張大仙也遭遇了直播平台最常用續約威脅手段,在人氣遭受平台鎖定的風波之後,張大仙已經有足足兩個月沒有開啓直播了。

39號房間(39號房間爲什麽爲禁區)

一直沒有確切消息的張大仙粉絲一直都在關注他的動向,由于合同末期和鬥魚相處並不愉快,在此期間張大仙和企鵝電競、Bibibili都傳出绯聞,但最終張大仙選擇了虎牙直播,並且收獲了官方大力扶持,直接拿到了數字爲668的房間號。

39號房間(39號房間爲什麽爲禁區)

這是虎牙直播平台首個叁位數的房間號,可以說張大仙此次加盟牌面十足,直接奠定了自己未來在虎牙直播平的地位。暫且不與其他版塊主播相比,叁旬認爲《王者榮耀》版塊已經是一哥地位了!各位認爲虎牙《王者榮耀》版塊有能和張大仙人氣匹敵的主播嗎?

如何評價法國文藝片《212號房間》?

實驗性寓言小品,婚姻圍城裏的劇場化哲學。

39號房間(39號房間爲什麽爲禁區)

《212號房間》中依舊有諸多克裏斯托弗·奧諾雷導演的常見關注痕迹,和《喜歡,親吻,快跑》中一樣涉及忘年戀、師生戀等內容,《212號房間》中鋼琴老師和少年的故事甚至有些讓人懷疑是否有“未成年嫌疑”。

39號房間(39號房間爲什麽爲禁區)

比影片中戀情內容本身更值得關注的,或許是呈現方式。

39號房間(39號房間爲什麽爲禁區)

《212號房間》以寓言小品般的實驗模式,探討婚姻中的七年之癢、梳理年華和生命價值屬性,將不同時空的抽象概念、以具象形式呈現在同一時空坐標之中。

39號房間(39號房間爲什麽爲禁區)

中年危機、數年之癢,老夫老妻平淡生活裏沒有花火的淡漠日常,婚姻之外尋求新鮮刺激的風流韻事,在《212號房間》中成了一場非常有意思的“大型辯論會”,荒誕又真實,充滿象征色彩、但又深刻浸透著真實的細節。

39號房間(39號房間爲什麽爲禁區)

一,實驗寓言式小品。電影用了非常象征化的手法,妻子馬麗亞(齊雅拉·馬斯楚安尼飾)吵架之後爲冷靜一夜而離家出走,住在家對面旅館的212房間。

39號房間(39號房間爲什麽爲禁區)

一場夜雪之後,街對面的這一對夫妻開始了想象中的隔空對話。

39號房間(39號房間爲什麽爲禁區)

夜色茫茫、雪光泠泠中,兩位的面容浮現在街道樓宇之上,將面對面的建築空間感、延伸進靈魂對峙的談話場域中。

39號房間(39號房間爲什麽爲禁區)

更有意思的是,此後真實的時空中出現了很多未必真實的“虛構人物”,比如25歲時的理查(文森特·拉科斯特飾),比如他少年時期的戀人,比如女主的理性化人格,比如她這些年裏愛過的所有男孩子。

39號房間(39號房間爲什麽爲禁區)

這些本不應該在這個時空中以真實軀體出現的過去時態人物或虛擬人格,全都出現在旅館的小房間中。

39號房間(39號房間爲什麽爲禁區)

有些像存在主義戲劇中看似荒誕但又充滿寓言性質的設定。

39號房間(39號房間爲什麽爲禁區)

《212房間》讓人感興趣的是,在預算非常有限的小成本情況下,如何避免“五毛質感”、拍出有意思的寓言小品式的新亮點。

39號房間(39號房間爲什麽爲禁區)

電影的主要場景都是室內,街對面的兩間屋子、鋼琴老師當年的家和現在的海邊大宅,馬麗亞學生的家,外加幾個走在大街上的長鏡頭,制作成本應該非常有限。

但電影的主要特色或許在于實驗性的戲劇性,值錢的是想法。

二,長篇幅對話體的劇場感。《212房間》中充斥著大量冗長的對話。

年輕的理查和年老的理查相對卻不相識,少年時的愛人和成年時的妻子,爭論愛情歸屬。

毫無激情的妻子馬麗亞和恪守忠誠婚姻觀的丈夫理查,談論是否可以擁有各自的(婚外)快樂,大有將感情中說不清道不明的感性部分置換成理性概念來爭辯的架勢。

這樣的嘗試無疑也是雙刃劍,缺點是過于劇場感、過于“文藝片”,對于商業片受衆來說是非常鮮明的趕客信號,枯燥嫌疑明顯。

優點是直觀、直接,觀點表達非常透徹。

貴圈主流套路是工業化、套路化的商業片,此外的所有內容時常被含混塞進“文藝片”的大框框裏。

這個框裏的東西具體定義有千百萬種,不變的特色是“都不會有太好的票房成績”或者根本不上院線。

工業化體系碾壓之下,不同風格的小衆的作品或許會越來越沒有生存空間。

我沒那麽喜歡影片中大段大段的吵架、論爭(這或許和語言隔閡有關),但我覺得這類試圖在愛情迷局中吵出哲學訴求既視感的影片、同樣值得關注。

叁,冷色調背景下的幽默感。《212號房間》中垂垂老去的昔日愛人,在時光煙火氣裏消磨殆盡的新鮮感和愛,只余下相看兩厭的苦守。

這樣的題材,本質上大概是一地雞毛的繁冗、頹唐不如意的沉郁,但電影在呈現這份傷感無力之時,依舊帶著溫柔的浪漫和幽默感。

比如理查洗衣服,發現了妻子偷情的短信,走開之後複又折回,氣鼓鼓把她的手機扔進了洗衣機。

比如癡纏著馬麗亞的少年雪夜前來,在樓下高呼表白、哀求現在就要見到你,鏡頭一轉樓上202房間裏的情形,站著滿滿一屋子舊愛。

明明是不忠的感情悲劇,卻又被呈現出叫人哭笑不得的幽默感。

抛開感情忠誠來談婚姻,這個“去價值化”的視角,未必是傳統意義上叁觀正確的,但從人性的誘惑、軟弱等真實角度來談對新鮮美好感情的渴望,未嘗不是很有意思的B面視角。

電影中一部分幽默是打折扣的,比如馬麗亞的理性人格上線時,台詞拿他開玩笑“他爲啥那麽像誰誰誰”、對方甚至唱了一首誰誰誰,更換流行文化語境之後,觀衆不熟悉誰誰誰、自然不能順利接受這樣的笑點。這是無可避免的文化隔閡,跨語言跨語境交流中這樣的幽默常常會消失殆盡。

但另一部分幽默感卻沒有障礙。比如少年戀人急急忙忙跑上樓,樓上是一大群密密麻麻舊愛,這種似諷刺似攤牌又似無奈的幽默感,並不會打折扣。

四,表達觀念的寬松範疇。此外電影涉及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應該用“叁觀”來評價文藝作品嗎?

價值觀一定是重要的,古往今來偉大的作品一定傳播了正義和愛。

但而今所謂“叁觀有問題”的評論,常常有偏頗和片面的可能,出現婚姻之外情感的劇情、就立刻要被打入渣男渣女“垃圾片”的無間地獄中。

換句話說,那不是對作品叁觀的嚴肅認真審視,而是將自己的喜好、情緒、偏見貼上“叁觀”這套話術標簽。

在這套“僞叁觀論”的語境中,《212號房間》之類的作品不會有太大的空間。

事實上很沒必要。

首先,作品描寫“非常規意義上的愛情”,不代表認同。

這麽多影視劇拍凶殺案,不意味著“爲殺人犯站台、叁觀有毛病”。

其次,複雜狀態和單一標簽的差異。

林黛玉嫌棄賈寶玉轉贈的北靜王的禮物“什麽臭男人拿過的東西,我不要”。因爲這一句話就定義林黛玉“性別歧視”,太沒意思。

《212號房間》裏描述了非常複雜的情感狀態,這不意味著標榜“欺騙、不忠是正確的”,更不意味著洗白“放縱是優秀品質”,電影所做的不是定性而是探討:在具體的情境中,婚姻中疲倦的人如果無法保持初心、理智如果無法管理欲望,會有什麽樣的傷害?

電影用了非常漫長的體量,在過去的愛人、虛構的孩子、平行時空一般的想象設置中探討情之爲情的美好和複雜。

很多時候,未必是自上而下的壓力讓創作不自由,而是平行的“不喜歡你所以要用大帽子壓死你”的話術、是“沒耐心了解你就先武斷攻擊你”的戾氣,讓人瑟瑟發抖不敢說話。

《212號房間》電影本身的品相算不得驚豔,舒心醬寫這部影片,除卻影片本身“小成本拍出了很有意思的質感”之外,想聊的更多是沒被捆綁在“標簽化評價體系”裏的自由感。

願未來越來越自在。